禁令下高档餐饮改走平民路线 高档白酒量价齐跌

 禁令生威,马年春节“马上有清风”
  
  春节,中国人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日,却也是许多久受诟病的官场不正之风肆虐之时。在多地走访发现,在一道道针对官场陋习“禁令”的发威下,这个春节与以往大不一样。用时下的流行语形容,马年春节“马上有清风”。
  
  高档餐饮:“贵”族消费很“寂寞”
  
  在成都主城区浣花溪公园、锦城公园内,坐落着几家高档餐馆、餐饮会所。一幢幢现代风格的二三层建筑掩映在绿树间,鸟声啁啾,湖水涟漪,如世外桃源。
  
  27日晚7时许,记者在位于浣花溪公园东大门的一家高档餐馆看到,虽然正值用餐黄金时段,这里却显得有些冷清:楼下十几张桌子,上座率不足四成;楼上6个包间,只有一半有客人。
  
  “往年这个时候,许多企事业单位都会来我们这儿吃团年饭,但今年没有接到一家这类预订,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30%左右。”餐馆大堂经理告诉记者。
  
  这一区域的其他几家高端餐馆和餐饮会所发现,顾客减少、生意冷清是其共同的处境。一些主打“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”的餐馆被倒逼转型,改走“平民路线”。
  
  类似现象不只出现在成都。
  
  南京玄武湖畔的酒楼“随心圆”曾经有一个很具“贵”族气质的名字:鱼翅皇。早在去年3月,这家酒楼就换成了现在的名字。
  
  27日,酒楼一位姓邵的负责人介绍说,原本在这里一桌菜吃下来花费上万元很平常,现在不再设最低消费,人均消费一二百元。
  
  走访南京一些酒店了解到,转型较早的高档酒店生意依然不错,而那些心存观望的酒店已经丧失市场主动权,到了门可罗雀的境地。
  
  据江苏省餐饮行业协会秘书长于学荣介绍,2013年江苏全省餐饮业产值增长了10.1%,但高端餐饮消费总额却下降了7.4%。“从今年春节酒店预订情况看,出现了餐饮价格亲民化、就餐主体大众化、供应菜品实在化的趋势。”
  
  “很多经营主体已经意识到,公款吃喝禁令不会只是一阵风,将成为常态,原本定位公款消费为主的酒店、会所如果不转型,只会越来越被动。”于学荣说。
  
  高档白酒:量价齐跌很“受伤”
  
  高档餐馆、餐饮会所生意惨淡,高档白酒消费也遭遇“滑铁卢”。
  
  “我们只有几十块钱的利润。”成都高新区五粮液专卖店的一位销售人员指着一瓶500毫升52度五粮液说道,这款标价1100多元的五粮液实际零售价只有660元。
  
  2013年初以来,52度五粮液的市场价已经缩水一半。高档白酒的另一标志53度飞天茅台酒,价格也从高峰时的1800元跌落到不到1000元。
  
  这家专卖店的销售人员还透露,由于现在“风声紧”,为了迎合顾客保持“低调”的需求,红色的酒品包装袋上已经不再印制任何文字和图案。
  
  对于过